您目前的位置: 学院首页» 论坛交流» 导师论坛

赵泉、徐秋慧:英美名校经济学训练的目标与框架

本文原刊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145月,第3期,总201期。
 
专业经济学家:由此破茧―――英美名校经济学训练的目标与框架
赵泉 徐秋慧等*
为什么国外名校毕业的经济学博士,都有独立从事科研的能力?独立科研能力包含了哪些内容?是怎样培养出来的?中国大学培养的经济学博士,为何少有这套能力?这一系列问题,困扰作者多年。2007-08年,我们有机会到斯坦福大学经济系听课,带着这些问题,边学习边考察这里本 !E 设计。回国后,一边继续研读其他名校的课程,一边整理和思考这些课程的特点,及其在培养不同阶段学生时所显示出的合理性和科学性。4年来,通过分析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芝加哥大学,加州伯克利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伦敦经济学院(LSE)、伦敦大学学院(UCL)、华威大学(Warwick)等名校经济系的课程设置及训练目标,发现其中的共性是显而易见的:通过开设不同层次和相互补充的各种课程,让学生形成完备的经济学知识体系;通过不同阶段的科研训练,把学生培养成能创造新知识的专业经济学家。
一个完备的训练最终体现为写出一篇规范且有创新性的研究性论文。这个论文有一个显而易见的框架:引言-提出问题;背景-介绍研究对象和本研究面临的特殊约束条件;数据-数据适用性是研究结论可信性的保证,而数据结构则决定了模型的设定;模型与回归分析-强调变量间的因果关系和对数量关系的准确区分;结论与含义(Waldinger, 2010Nunn,2008;Nunn and Wantchekon, 2011)。在AER, JPE, QJE这些高端期刊上,几乎没有例外[1]
框架下面,隐含着一套现代经济学主流分析范式:“主干事实-构建假说-检验假说”(Glaeser, 2011, Econ 2011a)。针对中国经济学教学和研究中存在的混乱现象,特别指出:自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来,“观察-归纳-证实”范式就被“假说-检验-证伪”范式所替代。本文围绕作出一篇规范的经验分析论文,分析名校经济系是怎样训练学生掌握这套知识技能的。历史上曾经名目繁多的“经济学派”,都被溶解并消失在这套科学体系里。
一、目标
将学生培养成专业经济学家是名校经济学系的最高目标。每个名校都希望自己的毕业生成为其他名校经济学系追逐延聘的对象,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认为这是最大的成功和荣耀(Davis, 2001)。对老师来说,这些学生经过完备的训练,将来会变成自己的同行。然而,在任何大学,出类拔萃的学生都是少数,但名校的课程训练目标,高度重视这个小群体,为他们设计一些专门课程。其他学生,如果跟不上,可以退出,但绝不降低标准。因为学校的声誉,主要依靠这些顶尖学生,就像每个国家都盯着能拿冠军的奥运会选手一般。
经济计量学高级专题(Econ 102C)是高年级本科生课程,在斯坦福大学经济系教学体系中,起着承上(研究生)启下(本科生)的作用,考试(2008年春季学期)后,Luigi Pistaferri教授发放的成绩显示:平均59.8分;中位值58分。其内容主要是矩阵代数的推导,难度已接近研究生课程(比如Econ 270-272),为那些将来读研究生的同学准备的,选修此课程者,都是比较优秀的学生,即使如此,仍有一半的学生不及格。
有一个学者在讲“如何做经验研究”时,面对台下30多位研究生,他有一句话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如果这次课能在你心中种下一枚热爱经济学的种子,这门课,就是专门为你开设的。1995-1996年,福特基金会在某研究生院资助两年的现代经济学训练项目,尽管听课者甚多,15年后,真正用现代经济学做研究并坚持下来者寥寥无几。对那些拼搏在知识创造前沿的顶尖专业学者来说[2],授课固然是职责,另一个期待则是从学生中寻找未来的同行——“科学家幼虫”。Susan Athey、洪瀚就曾经是这样的“小蝌蚪”。最近4届克拉克奖,都是MIT经济系的毕业生[3],每次获奖,MIT都要热烈庆祝。
经济学专业的本科生,甚至研究生,除了少数训练最好、天赋最高且偏好经济学研究者会从事职业经济学家外,大部分会进入商业、法学、金融、政府等领域。在经受了相应训练后,他们掌握了一套独特的观察世界和分析问题的方法,即使到其他领域,这些知识体系和科学训练也同样有助于他们职业上获得成功。
二、训练框架
一套完备的知识体系和长期的科学训练,最终从一篇规范的研究论文体现出来。这是能独立从事科学研究的标志。对那些刚接受训练的年轻学子来说,这个论文毕竟是在“河对岸”。通过什么样的训练才能搭建出跨越“河流”的桥梁呢?概括地说,这个“桥梁”有四根柱子:“理论-方法-环境-专业写作”。课程设置与训练内容,围绕这个框架而展开。[4]课程设计体现知识积累的层次性和知识体系的完备性。本科生阶段是打好基础,让学生形成一套相对完备的经济学知识体系,对经济现象有初步的分析能力,同时,为研究生阶段的深造打下良好基础。研究生阶段则培养出专业经济学者。
1、理论训练。
以斯坦福经济系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为例。本科生刚入学,就要上Econ 1A(微观)和Econ 1B(宏观)。这是经济学入门课程,不需要数学知识,让新生通过身边的事例初步了解经济学理论和方法有什么用处,引导他们“像经济学家一样思考”。这个课通常由多位著名教授共同承担。2008年冬季学期由Gavin WrightCaroline HoxbyRobert HallJohn Tayler等教授共同主讲。由经济现象入手,使学生对经济学产生兴趣和热爱。
本科生的核心课程起始于微观经济学(Econ 50, Econ 51)和宏观经济学(Econ52),50的训练目标是培养学生对许多经济问题形成更好的理解能力,核心内容是受约束最优化及其扩展;51则进一步深化,垄断竞争、博弈论、不对称信息和一般均衡等。一学期(10周)的课程,大部分是在强调数学工具在经济学中的运用。作为宏观经济学的Econ 52, 先修课程为Econ 1BEcon 50和高等数学(Math 51)。这是规范训练的开始。课堂上,老师会认真讲解每个模型,同时,也会就每个定理的运用给学生示例。比如,收入一定条件下,个人选择两种产品以实现效用最大化时,老师除了写出“等边际效用”这个条件外,还会细致辨析,“哪个变量是外生的,哪个变量是内生的”。这就把理论和随后的经验分析直接联系起来:经济学理论有用!中国大学的课堂上之所以缺少这样细微的辨别,因为大多数老师并不真正从事经验研究,理论和经验分析是脱节的。所以,尽管同样学习了经济学,在国外名校本科生眼里,是一个切切实实的分析问题的工具;但在中国本科生(包括研究生)眼里,却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屠龙术。
在中级微观和中级宏观的基础上,本科生开始选择一系列的部门经济学。比如农业经济学,劳动经济学,国际经济学,金融经济学,商业经济学,环境经济学,保险经济学,娱乐经济学等等。这些课程,与现实和研究联系紧密,已经触及“环境”因素。
课程的层次性从对先修课程的强调中显示出来。哈佛大学Glaeser教授的《微观经济学》(Econ 1011aEcon 2010a2010年)讲座让人印象深刻:先修课程除了初级经济学外,特别强调了对高等数学的要求:数学水平越高越好,“不会在课堂上停下来为学生复习微积分”。如果没受过良好的高等数学训练,就先去补上数学课。多次指出本课程“很难”,“因为这里是哈佛!”2011年克拉克奖获得者,Levin教授在讲授Econ202时,则给学生提供了一个约50页的数学知识复习清单。陈津竹博士回忆:当老师提出需要某些数学作为先修课程时,上课时发现,大家都已有充分的准备。
2、方法训练。
方法训练分为课堂上和课堂外两个部分。课堂上,主要是讲授经济学研究——主流是经验分析——需要的专业知识:包括统计学、经济计量学以及应用经济计量学的知识体系。课堂外,则是研究所需的各种实际技能:包括论文选题、寻找适用性数据、构建模型、数据分析及结果,直到写出规范的文章。
知识体系
以《统计学》(Econ 102a),《初级经济计量学》(Econ 102B),《应用经济计量学》(Econ 103),《经济计量学前沿专题》(Econ 102C)等构成。这是一套循序渐进知识体系。受到训练的本科生,不仅基础扎实,掌握了经验分析的基本技能,能写出规范的研究论文(课程论文)。Econ 102C课程已经开始接触高级内容和学术前沿。给学生树立了信心和正确的科学观:前沿不可怕,在科学领域,绝不是一个向前人表示恭敬的领域(Davis, 2001)。
经济计量学老师很注重各种方法在经验分析中的具体运用。比如,LuijiPisterferi在讲解Heckman 两步估计方程时,首先举例:劳动力市场上,参加劳动力市场上的女性和从事家务的女性之间,存在着无法观测的异质性。然而,观测性数据只能看到那些在从事市场工作的女性,才有工资信息。如果用这些信息去估计教育回报率,就遗漏了那部分没有参与市场的女性。根据经验,人们会按照自己在工作和家务上的比较优势来选择进入市场还是留在家庭内,那么,可以推测,这部分选择干家务的女性,其市场工资会低于进入市场的同伴。如果只用观测到的样本来计算女性的教育回报率,其结果就是有偏差的。
然后,教授才开始介绍Heckman方程的具体作法。每个原理或方法背后,都与经验事实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些教授,都是活跃在学术前沿的学者,经济计量学是必不可少的工具。可以说,人人都能讲授《经济计量学》。反观国内《经济计量学》老师,大多从数学转行而来,真正从事过经验分析者很少。难怪《经济计量学》成为国外本科生娴熟的分析工具,而国内本科生,甚至研究生,面对这门学科,则一头雾水,不知所措。
专业技能
应用经济计量学是连接课堂知识和课外技能的一门课。斯坦福的Econ 103是个代表,虽然有10周(约34-36课时),但老师的课堂讲座只有两次(4课时),其他的时间都是老师与学生(通过邮件)一对一的训练和指导,两周集中一次,由学生来报告自己的研究进展,其他学生则为报告者做评论。沿着“选题-寻找适用性数据-构建模型-估计结果-撰写论文”这个路径,直到写出规范的课程论文来。
在研究生阶段,专业技能训练仍然沿着同样的路径,但会有更多辅助性训练,比如,为老师当助研(RA),直接与老师合作研究;参加各种学术报告会;亲自收集自己所需的微观数据;写作阶段,组建导师组。这些导师组成员,各有分工,有人帮助学生理论分析和构建模型,有人指导学生数据处理和分析,也有人指导学生写作,非常体贴的是,有人专门为学生提供情感上的支持(Davis, 2001)。从无到有的写出一篇规范的论文,其实就是把研究生带到学术前沿,去创造新知识,这时,门外汉变成了科学家。前面几年的学习都是准备,写出这篇论文,才是“产品”的出炉。
大多数博士生现在都倾向于用微观数据做研究,从设计问卷到寻找资助,再到组织实施抽样调查和完成数据分析,这个过程需要资金支持和更长的时间,但也是一个标准的研究项目所必需的过程。因此,名校毕业的博士几乎个个都有这样的科研能力。而中国的博士毕业生,很少有这样的训练过程,即使国内少数最好的高校毕业生,也很难拥有这样的能力。
3、认识“环境”
在你的研究对象上成为专家(List, 2011)!这是经济学研究的关键。严格说来,对“环境”的认识,始于选题阶段,学生关注某个社会现象,查找相关资料,对数据的搜集和分析。但在专业课中,对研究对象的深入探究,已经开始了。斯坦福本科生的专业课从Econ 101开始,名称为《经济政策分析》,课程目标是训练学生能够用口头或写作来“清晰有效地”表达经济学理念(Ideas),这是严格学术训练的开始。作者以Jayachandran讲授的《发展经济学-Econ 118》为例,分析课程特点。
Jayachandran将发展经济学的每个专题,如贫困,卫生,疾病等,都设计成一个标准的经验分析框架:提出问题,介绍研究背景,使用的数据(结构)和模型,回归分析及结果,得出的结论和含义。通过“重复”实现了“强调”这个目的。每次课,她都会就这个专题内研究对象面对的约束条件和特殊的选择行为进行剖析。这样一来,学生就会知道:经验研究并不是理论的简单应用,而是要下功夫寻找“主干事实”(Stylized facts),“病态的结果背后一定有致病的原因”,运用理论工具,对这个问题产生更准确的新认识。
4、写作-实际动手
“写作”,不是狭义的“码字”,而是研究的“实战阶段”,通过“研究-思考-写作”,滚动向前,作出一篇规范的研究论文。做不出来的东西,都不是真正的掌握。只有亲自写出一篇规范的研究论文,才算是把所学的理论、方法和对研究对象的深入探究,真正在科学研究的意义上统一起来。经济学研究之所以困难,就是面对的变量多,变量之间的关系复杂甚至相互缠绕(内生性),混淆因素时时渗透,解开这众多结,既需要老师的训练和指导,也需要学生自己勤奋探究,细心揣摩前人文献,产生研究激情和灵感。
很多专业课的考试方式是写“课程论文”。学生可以向老师请教,也可以与同学交流,写课程论文就是为以后写规范的研究性论文做实战准备。这个过程,面对着选题,寻找适用性数据,构建模型,做回归分析,处理内生性难题,解释模型结果,以及从结果里延伸出有价值的政策含义。
四、研究生训练
课程目标同样是帮助研究生形成完备的知识体系,提高理论和方法的训练水平,成为一个拥有独立研究能力的专业学者。通常会有两年到两年半的上课时间。然后,就开始安排研究生做论文。斯坦福研究生阶段的经济学理论(核心课程从Econ 202延续到Econ 212)区分为多个层次,学生根据自己的能力和兴趣选择自己需要的理论训练。课程设计多层次,也兼顾了不同偏好的研究生需要:大多数人会以经验研究作为博士论文选题,也有少量学生偏爱理论,这些更具理论天赋的学生中,或许孕育出弗里德曼、贝克尔这样的理论家。经济计量学也同样是多个层次,课程有Econ270-276270-272为标注为“中级”——几乎全是统计学和矩阵代数知识;273-274标注为“高级”;275为时间序列;276为有限因变量。以Econ 274为例:本课程的目标是“发展充分的工具和方法,能够阅读(甚至写出!)当前的经济计量学文献”[5]。洪瀚教授列出的15篇研读文献主要来自Econometrica; Econometric Theory;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等刊物。
研读文献是研究生最大的功课,根据观察和已毕业博士的介绍,老师会在课堂上,发放十多篇专业文献,让学生下次课上写出“文献综述”,训练学生快速收集和消化知识的能力;而另一些(年轻)老师,每次课只讲2篇文章,一篇老师讲,另一篇让学生讲。通过精读文献,训练学生培养自己做研究的能力(如Econ 247, Nick Bloom)。不少教授,要求学生精读本领域最近5年的优秀文章——历史上的经典文献除外,体会和揣摩作者如何提出问题,怎样布局,遇到的技术难点及处理策略……,教授甚至鼓励研究生向文章发表期刊或者作者本人索要数据,复制这个技术过程。这个过程,其实就是对独立从事科学研究的一种模拟。精读的文献越多,掌握的研究技巧也越多。
哈佛大学经济系还要求研究生为《经济学季刊》(QJE)做匿名审稿人。研究生只有将稿件后面的经典文献和重要文献读懂读透,才可能评估本文是否“创造了新知识”和“有重要贡献”,是否达到了在QJE这样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的水平。
接着是研究生选题,收集资料和数据。这个时期,学生也开始大量阅读相关文献。其目的是,研究生要达到某个领域的最前沿,其论文要创造新知识,跻身于“专业经济学者行列”。在选题和搜集资料、数据阶段,研究生通常会给教授担任一段时间的助教和助研,一方面,继续学习和巩固自己的知识体系,另一方面,从教授那里得到手把手的训练。
导师组的作用
经过高级经济学课程学习,参加了各种学术讲座和讨论会(SeminarWorkshop),以及跟随教授作助教(TA)和助研(RA),研究生开始进入论文写作阶段。研究生的导师组至少有3位教授组成。其分工:有人指导学生的理论和模型,有人指导学生的数据收集和分析,有人指导写作。导师组不仅在技术上提供各种帮助,甚至提供情感上的支持(Davis Don, 2001),因为论文写作对研究生来说,是个脱胎换骨成长为专业学者的过程,艰难且痛苦。在困难面前给学生以鼓励,也是完成一篇合格论文所必需的。
通过观察不同的博士论文上显示出来的导师名字,可以发现,导师组常有年龄层次上的差异:老教授通常理论水平高,经验丰富,而年轻助教则掌握着最先进的方法,积极拼搏在前沿。以陈津竹博士为例,她的导师是Claudia Goldin60多岁),而导师组成员Nathan Nunn只有30多岁。加州圣地亚哥大学的Andres Santos副教授是个活跃在经济计量学前沿的学者,是斯坦福大学经济系2007年毕业的博士生。他的指导教授是Frank Wolak已两鬓斑白,而导师组成员AprajitMahajan则是个30出头的助教。
总之,导师组是个团队,根据研究生的选题、志向和训练水平,与学生相互协商而组成。他们的目标是清楚的:一个优秀的博士论文就是创造新知识,将人类对未知世界的认识向前推进一步。一个现实性的目标是将论文尽可能发表在高端学术期刊上。
产品标准。
每个大学的经济系都有明确的训练目标:达到某个程度后,你才能拿到博士学位。这保证了“品牌质量”。芝加哥大学是个典范。从Melvin Reder1982)对芝加哥大学经济学系的训练分析看出,其核心理论课程是“价格理论”和“货币经济学”。以价格理论为例,本科生课程为“经济学201”,运用数学较多的价格理论是“经济学209”,最著名的是“经济学301”,这门课程很难,能通过,才有申请做博士论文的资格。
这些课程训练研究生掌握同样的科学思维方式,获得博士学位后,就像一群标准化的“产品”——“芝加哥小子”(Chicago Boy),其特征可以概括为:热爱真理;对科学探索充满激情;高度的怀疑精神;娴熟的理论分析能力和高超的经验分析技巧。
五、思想的竞争性
经济学是个竞争非常激烈的领域,课程内容变化很大。以萨缪尔森的经济学为例,从第三版开始,就在不断修改,向批评者让步。萨缪尔森自称是个“折衷主义者”,就是因为经济学理论和方法的不断进步,把那些不能通过经验证据检验的内容,剔除出教科书。变化尤其体现在宏观经济学领域。凯恩斯体系中,能保留在教科书中的内容,可能只剩下总供给-总需求模型(AD-AS)了。有些教科书中虽然保留了IS-LM,但在斯坦福经济系的课堂上,这些内容是不讲授的。没有经验证据支持,任何理论都不过是空洞的“套套逻辑”(Tautology),是难以让学生信服的。
经济学与经典著作(Great Book)。有一些老师,在讲授经济学原理时,将历史上与该原理有关的经典文章(通常是其他学科)推荐给本科生或研究生阅读,鼓励学生独立思考(Hartley James, 2001)。可能产生的结果为:经济学原理可信,让学生树立了运用该原理的信心;经济学原理不太可信,激励学生进行创新思考,有一天能提出更好的理论来;两个不一致的解释,有互补性,增进了对经济体系的认识。
这样的设计,使经济学具有开放性和竞争性。昨天还是令人仿效的名篇,今天就被新理论、新方法替代了(参见Angrist and Pischke, 2010Sala-i-Martin, 1997的批评)。因此,都不必崇拜前人,都有义务和自信将经济学前沿往前推进。这样的竞争精神,使经济学始终生机勃勃,在理论解释力和方法先进性上领先于其他社会科学学科。英美经济学因此而不断创新,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六、经济学以外
道路引领
一旦走向了专业研究的道路,学生很快就会发现,经济学研究是辛苦的耕耘、跋涉和攀登,其孤独与艰难,如同漫长的“骆驼穿越沙漠”。这是学术规律,因为处于前沿的专业研究者,永远面对黑暗的未知世界。所以,老师不仅向学生传授经济学知识、方法和技巧,还把对经济学的热爱和对研究的激情一并传递给学生,甚至在必要的时候,给学生提供各种必要的支持和保护。
芝加哥大学经济系能有今天的辉煌,弗兰克`奈特功不可没。斯蒂格勒称赞导师:他是芝加哥大学的摩西,每个芝加哥学子身上都打着奈特的印记。他将探讨真理的激情和高度的怀疑精神,传给了芝加哥大学一代代的学子们。当他的学生兼同事,亨利·西蒙斯,因长期没有学术成果而要被学校解聘时,他对学生采取了“过分的保护”:索性连我一起开除好了。后来,亨利·西蒙斯成了“芝加哥学派”的重要奠基人之一。
对学生的激励
在哈佛经济系高级微观经济学课程(Econ 2010B)最后一讲(第十讲,2010427日),Jerry R. Green 教授在讲座结尾列出了他心目中“最接近真理”的微观经济学原理,接着,最后一页只有一句话:I am counting on you to make these lists obsolete !(我正期待着你们将这些原理变得过气!)
在伯克利Econ 201等课程上,David Card 激励研究生:要当学术领袖而不是追随者。设定高目标并竭尽全力去实现[6]。他的学生,David Albouy,在读期间就写出了挑战Acemoglu等(2001)的论文,“The Colonial Origins of Comparative Development: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Commen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2012, 102(6), 3059-3076
国外名校一批批优秀人才的脱颖而出,固然是因为大批优秀经济学家和来自全世界的聪慧青年学子,在一套行之有效的培养模式下教学相长的结果,但也不可忽视科学训练以外的因素:超越前人的梦想和坚持。
结论与含义
经济学不是屠龙术,也不是对物理学的拙劣模仿,它是研究复杂世界的一套科学理论体系(Cartwright, 2008)。这套理论的应用、创新与传播,实实在在地体现在国外名校的科研与教学中。从本科生入学阶段开始培养学生对经济现象的观察和对基本原理的掌握和运用,到研究生阶段进行严格训练,成长为专业经济学家。设定高目标,课程相互衔接,路径上具有可行性,同时,注意对课程外的技能进行传授和训练,因此,对那些热爱经济学的学生来说,到达对岸是有桥梁的。
人们在观察国外名校的经济学训练时,往往注目于那些光芒四射的天才:他们的博士论文发表在最高端学术期刊上,选题重要,视角新颖,技术严谨,“故事”激动人心,成为后人学习和仿效的标杆。像Nancy Qian2008),Fabian Waldinger2010)这样的博士论文固然令人羡慕,但这是中国大学现阶段难以企及的——即使在英美名校,也是“最顶尖学生+严格训练+运气”的结果,一个更现实的目标是规范训练,调整课程设置,课程之间相互衔接,形成完备体系,合理设定本科生与研究生课程间的层次性,尽力缩小与名校间的差距。
当中国高校通过“走出去”(出国交流访问)和“引进来”(延聘国外名校的博士),多渠道学习国外名校经济学教学和研究时,本文给出的建议是:经济学的训练不仅仅是课堂、学术报告会、论文写作过程等这些有形的训练,还包括引导学生对真理的热爱,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对苦难的同情,对权威的怀疑精神以及对科学探索的激情。这构成了经济学训练的另一半。缺少了救世济人的胸怀和热爱真理的使命感,有形的经济学训练顶多培养出一批从事数据分析的“技术工人”而已。在任何民族,都会有对未知世界着迷的人,把他们找出来,避免被“贪恋利禄”所污染,通过10年左右的训练,他们中最优秀的一部分会拥有独立从事科研的能力,写出像Du Luosha(2012)这样规范且有一定创新性的博士论文来。
参考文献
AcemogluDaron, Simon Johnson, James Robinson, 2001. The Colonial origins of comparative development :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Vol.91, No. 5, (Dec.) pp. 1169-1401.
Albouy David, 2012. The Colonial Origins of Comparative Development: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Commen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2012, 102(6), 3059-3076.
Angrist Joshua D. and JörnSteffen Pischke, 2010. The Credibility Revolution in Empirical Economics: How Better Research Design is Taking the Con out of Econometrics.Journal of Economics Perspectives.
Cartwright Nancy, 2008.
Davis Donald, 2001. PhD Thesis Research, Where Do I StartColumbia University.
Du Luosha, 2011,Agglomeration, Road Building, and Growth: Evidence from Mainland China 1998-2007.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Hartley James, 2001. The Great books and economics, The Journal of Economic Education. Vol. 32, No.2 (Spring, 2001), pp. 147-159.
List John, 2011. Why Economists Should Conduct Field Experiments and 14 Tips for Pulling One Off. The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Vol. 25, No. 3 (Summer 2011), pp. 3-15
Nunn Nathan, 2008. The Long-Term Effects of Africa’s Slave Trades.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February, pp.139-176.
Nunn Nathan and Leonard Wantchekon, 2011.The Slave Trade and the Origins of Mistrust in Africa.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1 (December 2011): 3221–3252
Qian Nancy, 2008. Missing Women and the Price of Tea in China: The Effect of Sex-Specific Earnings on Sex Imbalance.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Vol. 123, No. 3, (Aug.), pp.1251-1285.
Reder Melvin, 1982. Chicago Economics: Permanence and Change.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Vol. 20, No. 1(Mar), pp. 1-38.
Sala-i-Martin, Xavier. 1997. “I Just Ran Two Million Regression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87(2): 178–83.
Stigler George, 1988. Memoirs of an Unregulated Economist.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Waldinger Fabian, 2010. Quality Matters: The Expulsion of Professors and the Consequences for PhD Student Outcomes in Nazi Germany. 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vol. 118, no. 4, pp.787-831.
米尔顿`弗里德曼,罗斯`弗里德曼,2004. 《两个幸运的人》,中信出版社。


*作者单位: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本文讨论课程设计时,以斯坦福大学经济学课程为主,2012-2013年度课程设置可参见网页http://economics.stanford.edu/courses/2012/2013,作者还参考了哈佛大学的Econ 1011a; Econ 2010a(Edward Glaeser); Econ 2010b(Jerry Green); Econ 2325(Nathan Nunn)MITEcon14.661;662;663 (DaronAcemoglu and David Autor)Econ 101201 (David Card), Econ 230B(EmmuelSaez)Ec966Ec9A8(Fabian Waldinger); Ec 406().在此向主讲此课的教授一并致谢。
[1]少数论文是纯理论分析或者纯方法探讨。限于篇幅,本文不作探讨。
[2]可以说,斯坦福经济系的每个教师都是所在领域的顶尖经济学家,无论是教授还是助教。助教也是他们在全世界范围内,千挑万选出来的“明日之星”(Rising Star),不仅看他们今天的学术成果,更加关注他们未来的成就。
[3] 2009年,EmmuelSaez, 伯克利教授;2010年,Ether DufloMIT教授;2011年,Jonathan Levin,斯坦福教授;2012年,Amy FinkelsteinMIT教授。
[4]弗里德曼谈研究生的训练时,作了一个比喻:理想的研究生训练,一年级课程在芝加哥大学经济系;二年级课程在哥伦比亚大学经济系。顺序不可反过来。根据弗里德曼(2004)、Stigler1988)及Melvin Reder1982)等的介绍,芝加哥大学的优势在于理论思维训练,过关之后,才开始认识研究对象,后者是哥伦比亚大学的特长。
[5] The goal is to develop sufficient tools and methods to be able to read (and write!) current econometrics literature. 
[6] ”I am high” and “By you own”. “You shall be a leader, not a follower”!